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中学校园文化赏石博物馆(爱心石界)

—————中国首个乡村中学校园文化赏石博物馆(“石界”里处处有爱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杨正林,中学高级教师,从事地方和综合课程的教学与研究。著有获省精品课程一等奖的《璀璨的汉江文化》《石头与文化》校本教材,承担有多项与赏石和地方文化有关的省市级科研课题,赏石文化类综合实践课曾获国家级一等奖,创建有包括“赏石轩”“民俗文化”“古人类文化”“艺苑”多个展厅在内的文化博物馆。爱好奇石盆景民俗与地方文化研究。曾发现了两个与远古“郧县人”有关的史前文化遗址而备受关注。为师信条:忘掉自己,为学生教书,忘掉课堂,为未来育人。为人信条:善待他人,宽容世界。为事信条:做好事,恒做事,做成事!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一张府城老照片中的故事  

2014-12-26 10:14:12|  分类: 地方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张府城老照片中的故事

郧县一中       邢方贵

今年九月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丹江口水库正式开始蓄水,准备向豫冀京津送水了。到国庆后,水位已上涨到161米。郧阳城上下,浩浩大水环抱郧城,潋滟波光中,江对岸高耸的青山此时似乎只是浸泡在大水中的山包,两岸高耸的桥塔、鳞次栉比的高楼倒映荡漾清波中,真个是气象峥嶸……

国庆后天气晴好,秋阳朗照。浩大的江水在蓝天白云映衬下,波光耀金,映照得两岸高楼青山格外亮丽。如此大气而绮丽的“高峡出平湖”的美景,老郧阳府的人何曾见过?

于是,老老少少相约到江边看大水,邀请移居十堰城区的亲友坊邻回来看大水……一些老人们指指戳戳,说当年皇皇郧阳府城就在这大桥二桥之间,如今是一片茫茫大水,原来伏龙山上的天主堂、北坡的大成殿还在,还能作为地标判定自己原来那条街的方位,可这两年为迎接蓄水,也拆除了……一些老人感叹唏嘘:都没有了,看不到了,再过些年我们这辈人都走了,就没人知道老郧阳府啥样了……满含泪水的昏花老眼里,似乎又浮现出府城那巍巍城墙,那钟鼓楼、江西馆、山陕馆、县学宫、府学宫,那石板长街,那辘轳井台……一旁陪同的儿女们就劝慰:老爹,咋又来了,我们弟兄姊妹今天在十堰在郧县城住的楼房,用的汽车,还抵不过你老城那几间破房子?何况这南水北调,咱们汉江水解决河南、河北、北京、天津的……知道知道,我就是舍不得郧阳府城啊……老爷子破涕为笑!

是的,自1969年国庆丹江口水库蓄水淹没府城,至今已是45年,对府城依稀有记的人,最年轻的也是五十开外了。再过几十年,对郧阳府城的认知,只能从图片或文字中领略大概了。好在自府城沉沦江底之后这数十年里,挚爱府城的文化人乃至引车卖浆者流中,有不少人凭着难以割舍的情,凭着记忆,或文字,或图画追忆着郧阳府城。于是,冷遇春先生的《郧阳抚治两百年》,陈家林先生的《郧阳古风》,肖大顺的《古麇图》,蓝仕华的《郧阳府城图》……都在为府城作传,寄托着人们对那五百年府城的忆念与追寻……

寻寻觅觅中的惊喜

笔者这些年也在经营些小文,力图留下府城片段印象,也在尽力寻找府城遗迹。寻寻觅觅中,不经意间找到一幅十分珍贵的府城照片。

这是府城北门街中段的照片。它珍贵之一是:当年囿于认识与条

件,府城除明清主要建筑如会馆、钟鼓楼、南角楼、府县学宫、各级

衙门、主要水井外,大街小巷留下的具体照片非常之少,而这一张,

却是北门街最重要的中段照片;珍贵之二是:恰好笔者就居住在这一

段,而且留下了少年时代本人的形象。

笔者曾有《文风蔚然北门街》刊登于《十堰周刊》,详细描述这

条街独特的文化氛围和名人迭出的峥嵘气象。那种气象,也就主要体现在这张照片所显现的一段:民国文人、同盟会盟员、郧阳中学校长任岱青,曾领导南昌起义、百色起义、龙州起义的红八军党委书记、杨献珍的入党介绍人何耀祖,都在我们附近住。袁世凯颁赠“人文蔚起”匾的郧阳大书法家徐砚香,也就在这街旁的徐家巷。我家附近的江家进士院落旧貌依然,直至1969年水淹府城,那光绪年的进士匾还悬挂在楼门上……

照片中临街的房屋,大多是明清时代的砖雕楼门,两旁是高大的出山马头墙。往往一个楼门进去就是三进四进的精致四合院,从正街一直通向另一条里巷。每一进院落所植树木,桂花、石榴、木槿、香圆、枣子、白蜡、梧桐等各个不同。有的四合院里每进都有厢房和回廊,二层有木楼梯与栏桪、雕花小窗。院中天井皆方形青石板铺设。雨雪天在这种回廊四合院中行走,不用打伞,不用换鞋,可以从大门一直走到后门。

也有一种四合院两侧是围墙而不是厢房,每一进院落则显得宽敞而明亮。那么则必于围墙边建有贴墙的精致花台,种些紫藤、凌霄、月季、鸡冠花之类。更阔绰的则在墙壁上用白石灰搪出对联与扇面,画着山水,写着对联,显现出当年主人们生活的阔绰与雅致。

我家附近的曾家甜酒铺就住在这样的院落里。临街的铺面支着风箱炭火灶,摆放着甜酒盆和一摞摞精致的细瓷花碗,木柄的大铜瓢随时为客人热酒。甜酒铺也有讲究,一如鲁迅先生所写咸亨酒店:平民百姓往往是家里来了客人或有病人,则端碗端钵子来买些甜酒回家自己煮;短打扮的引车卖浆者则站在铺板门前热碗甜酒喝完走人;穿长衫着马褂或穿四个兜褂子,有钱也有闲的人则邀朋友、带客人慢慢镀进里面,坐在摆有花瓶帽筒、挂有堂联福禄寿图的厅堂八仙桌旁,待打一个鸡蛋煮好的甜酒端上,一边慢慢品尝那甜香黏嘴的甜酒闲话东西南北,一边欣赏小院里的厅树红花,枝头小鸟翻飞啾鸣……

当然,照片中的街面上也有后世的普通瓦房。老辈人说那些地方过去也是大宅门的砖砌楼门,有的家庭败落了,儿孙们分家卖给了外人,后来人家拆掉门楼房盖普通瓦房以适应增添的儿孙居住;有的是朝廷命官,因犯罪抄没家产,后世朝代更迭,房产易手;有的是被大火烧尽,他人买地皮另建瓦屋平房……

像我们正对门的郧阳耆宿任岱青先生,名满湖北(省政府参议),住的就是清代江西籍进士、光绪年郧县县宰骆县令豪宅的后花园书房。但骆县令豪宅也被一场大火几乎烧尽!后来骆县令见清末时局动荡,便撇下在郧县所临时找的如夫人不辞而别……那如夫人建国后尚健在,靠街道救济生活,就在这火后仅存的后花园花房与住书房的任岱青先生隔墙而居。我们都按家长的叮嘱喊她“骆老太”。直到她1960年去世,邻居才发现骆县令给她留了几箱古瓷、古画、善本书、古砚台……但前院、中院都被烧尽。

后来临街地基被后来谋生的人建成三间瓦房,两间是清末到民国在郧阳府做马鞍子的木匠陈安邦居住,一间归作烤饼、炸油条的李根生居住。两家各向后面复建一二间居室厨房类。后面大片的空地,便由两家把遍地瓦砾碎瓷捡拾堆积成小山,开垦成菜园。

但这旧宅,估计是清初顺治年清代满族官员所建——因为这所宅院与这街这城的建筑大为不同:它整个建在三尺高台之上,旧楼门烧去,大门口三层台阶犹存,成为了附近青少年炎夏初秋相聚,听“拍(讲)古迹”,唱古民谣“叮叮脚,排路贺,襄阳府,盘菠萝……”的自然座位。

近五百年的郧阳府城,经三次改朝换代,风雨沧桑,兴废不少。像西关那辉煌巍峨的江西会馆、山陕馆就是乾隆盛世所建,而不是明代成化年的建筑。西大门里的县委招待所、工人俱乐部、十字街附近的人民银行、都是拆除临街的旧式门楼改建的现代公房。

而我们所居住的北门街,改动更大。抗战时期,湖北省政府主席陈诚下令在郧设湖北省联合中学郧阳分校,自兼校长,接纳全省沦陷地区的学子来此就读。郧县原有的学校无力收容大批外来学生。时任湖北省第八区(郧阳)专员的刘翔便把北门街两处属公产的古院落,改建成青年馆。为方便学子由此街到八高(郧阳中学前身)上学,又筹资把北门街建成郧阳第一条混凝土路,并下令北门街改名“青年路”。它平整光洁,既不同于东西大街的石板路,更不同于南门街那卵石砂土路。每二十米嵌一青石板露眼,使雨天路面积水流入大半人深的地下排水道。

坊邻代有才人出

这条街,上有明清时期的郧山书院、设置郧阳府的原杰祠堂、府学宫,中下段有民国时期的青年馆、书店,新中国所设文化馆等,历来就是前朝遗老、达官显宦、进士秀才蛰居之地。比肩而立的大宅门楼门上题字多是“文峰毓秀”、“崇圣礼贤”而少“紫气东来”、“长发祺祥”类。四五里长的青年路几乎没有商店,一间曾家甜酒铺、一家理发店、三家成衣铺、衙门场子边一间杂货铺,如此而已。所以这里没有东西大街店铺林立的喧闹,多的是清季秀才拔贡举人进士叨叨着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……”教诲子孙也兼及邻居的孩子;或者倒势的民国官宦,以“田地房屋都是别人的,书读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”督责儿孙……

那时府城大宅门里所居的名人、文人不像农村土改,把土豪劣绅“扫地出门”,而是仍然住在自己宅院的正堂正屋里,只是把多余的房子分给了无房的赤贫户。我家隔壁的耿家老爷子,是国民党郧阳区分部组训委员、郧县邮电局局长,建国后依然住在自家宅院,依旧到邮电局上班;烈士何耀祖家的大宅院是石库门,姊妹七人中也有国民党军官,但建国后他的老父亲何华甫及弟弟们依然住在那大宅院中……他们对子孙的教诲劝勉,他们的子孙对读书的恭谨勤勉,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邻居的平民子弟。加之建国之初国家高度重视文化教育,适龄儿童入学是强制性规定,大人也要扫盲……

青年路的孩子在这样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兼备的环境里,真个是代有才人,只要考上高中的,几乎都是上一类大学,且照片中所显现的那一段居民子女升学密度之大为全城首屈一指。清华大学王大定、北京政法学院毕政录、湖北水利电力学院黄发德、华中工学院李经权、四川大学刘泽玉、湖北大学朱之华……或者与我同院而居、或者就是我隔壁对门的邻居!

我们那邻居中,能升上大学的还不止这些。五六十年代政审越来越严,有些天资卓越又勤奋的学子,就因为政审没过关而没资格上大学。如任岱青校长的独子任开森、妻侄田植华、田植礼,名门淑媛王明华,钱三强同学王某之子王新基……都是考大学如探囊取物的可造之才!可惜都在当年极左情势下不得深造!

这照片何时所拍

细细审视这帧照片,慢慢推测这帧照片的拍摄时间,忽然发现街道中间一个小孩子边走边吃饭。这很不正常:路人不少,说明这不是吃饭时间,他为什么在吃饭?那只能是吃了饭去上自习的学生;其二,郧阳城的孩子大都很规矩,不会端着碗在街上走着吃……忽然悟出这就是我呀!我在家吃饭,养母好说吃快了慢了,菜抄多了等等,所以我就会端上饭碗到对门的陈家或隔壁的曹家去吃。

那年我13岁,上初二,该是1959年。看到照片我想起来了:那天我走着吃着,猛抬头看到耿家门口的街面上支着大方桌,上面架着三条腿的照相机,照相的头钻在黑布里,旁边有两人是照相馆的,正指点议论着什么,桌子附近有一群围观的人……

为了确认这照片的拍照时间,我请了郧县摄影家陈家林先生到我家来看。他说,这是照相馆1959年根据县政府的要求拍的。自从1958年开始建丹江口水库,上面就指示把郧阳城的主要街道、典型建筑拍下来。全城大街小巷没有全部拍。

哦,1959年拍的这帧照片,至今已是55年了哇!

55年,天翻地覆的巨变,但对郧阳府城的记忆与怀念却刻骨铭心,永远不变——那里有我曾经的家园和青少年生活的美好忆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4.12.21  21:5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